服务热线: 400-810-8863
您的位置:首页 > 了解贺老师

了解贺老师

她的经历——
    贺老师的全名叫贺永红;
    她的前半生专注于小学教育,在师资高手云集的北京第一实验小学任职30多年,积累了极其丰富的教育经验; 
2002年,她对于“问题儿童”的教育产生了兴趣,随即开始大量接触自闭症儿童的案例,并潜心研究儿童心理学;
2007年,贺老师对自闭症儿童的教育理论与转化方法基本成型,第一个自闭症转化的成功案例就在这一年诞生;
2010年,因为求助者越来越多,她正式创办了潜智树人教育机构;
2015年8月,贺老师带领潜智树人教育机构,完成了第100个成功案例;由贺老师创立的、专门针对“功能性自闭症”的“多维转化法”,也开始广为人知。
她的追求——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一个偶然的机会,贺老师来到某个自闭症机构,亲眼看到了被大家奉为经典的某训练方法,那种撕心裂肺的震撼,直到今天仍然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中;
“这样做不对!不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信奉什么理论,你都不能这样对待才几岁的小孩子!”当我们面对某些陌生的事物时,往往无从判断它的对错,但是人的本能和直觉会告诉你答案;所以在迷茫时,我们可以跟从内心,从而找到正确的方向。
人文、人性、爱,就是贺老师的“多维转化法”遵从的原则;
贺老师说:“我们都想要打开孩子心中的那堵墙,但是我们不需要拆毁它,只需要开一扇门。
贺老师她的荣誉——
全国著名心理、教育专家
北京潜智树人教育机构创办人、首席专家
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素质教育研究所天赋发展与学科教育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教育精英联盟理事
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
北方交大附中校外心理辅导老师
中国强少年研究所父母大讲堂讲师
全国优秀心理学工作者提名奖
 
  

 

行走在教育的路上 ——专访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贺永红老师

人物简介:贺永红,女,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中国教育精英联盟理事,北京市第一实验小学优秀教师,国家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讲师,中国全脑教育协会特聘专家等。贺永红老师有30多年的教学经验,从事教学、奥数、自然科学等教育工作,对乱班治理,差生转化,及弱智开发训练有独特的教学方法,指导的学生98%都升入北京市重点中学。同时,近十五年来,贺老师还致力于中小学生心理研究,对青少年潜能开发训练有丰富经验,曾就职于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潜能研究中心任高级咨询师。现任民政局注册的北京潜智星孤独症儿童康复中心主任。

因为假期兼职实习的缘故,有幸能够遇到贺老师,初见贺老师时,除了头上的银丝能够显示出她的真实年龄外,其他的如声音、相貌等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位已经年过六十岁的老教师。现在的贺老师已经退休,之所以还在发挥余热,是因为想帮助到更多的孩子,贺老师一直秉承“改变一个孩子,拯救一个家庭”的理念。在这一个月,作为贺老师的助教,和她接触的过程中,无论是教学方法还是人格,都深深令我折服,让我不禁从心底佩服这位整日欢声笑语,孩子们口中亲切的“贺奶奶”。而通过这次访谈,我更进一步了解了贺老师,也知道了原来我现在看到的这一切绝不是偶然。

悄悄种下的小小梦想

1957年的一天,在一个四川的县城里,一个小女孩出生了,她在家中排行老四,母亲家族几代都为人师,父亲家族也是医学世家,但在这样的家庭中,身为老小的她,却常常不受重视,哥哥姐姐们总是欺负和嘲笑她,母亲对她也不够关注,她常常会问大人们一些问题,却总是被嘲笑:“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问?”在他们眼中,她似乎是一个头脑简单,甚至近乎于有些笨笨的孩子。然而,这样一个孩子,却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文化大革命期间,母亲多次想让她辍学,小小的她却拗着劲儿不愿意,母亲不让她看书,她就借着做饭时拉风箱一闪一闪的火光来看。这样一个孩子,极其勤劳和自觉,学工学农期间,作为班上唯有的两个城里人中的一个,虽是女孩,却什么都抢着干,人小,力气却不小,挑着农村的水粪,一担一担的,比农村孩子干得还要好,别人都说她傻,她却满不在乎。就这样,这个女孩,后来虽然高考落榜,直接从事小学教师职业,却又在工作中通过进修参加成人高考,进入如今的西南师范学院学习,然后又于1995年调至北京。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放慢行走的步伐,在从教二十多年后,她又参加北大的高自考,学习心理专业,毕业后从师国内外世界级的心理大师,直至现在又成为了一位优秀的心理辅导专家。没错,这个女孩就是现在的贺永红老师。而在听贺老师叙述小时候的经历时,我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女孩努力而坚强的背影。

贺老师当老师的愿望是从小就种下的。贺老师回忆道:“在二年级的时候,我们的老师教课不严谨,总是教错,记得有个语文老师说‘曾经’就等于‘已经’,后来我的妈妈纠正过很多次就是改不过来,当时就有一个愿望,我一定要成为一个不教给学生错误知识的老师。”当时这个愿望只是淡淡的,然而到了高中,一位老师的出现坚定了她当教师的梦想——她的高中化学老师,贺老师说她的这位化学老师很厉害,学生问他题他总是不直接回答,先问学生“你看一看你到底要问什么?”如果学生还是没有反应,他就写下四个问题,说:“解决了这四个问题再来找我吧!”然而一般解决完这四个问题,这道题也就迎刃而解了,整个过程他只占用了学生不到5分钟的时间,相比较,另一位数学老师,虽然极为热心,却花了整整1个半小时还没有给学生讲懂,当时贺老师就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成为像化学老师这样的好老师。

人们往往觉得教师这个职业太过安逸,工资也不高,所以有些人当过一段老师后又转行做了其他职业,然而贺老师当老师的心却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在她的心中,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然而当问及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时候,她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我觉得自己没有坚持什么啊!只是这样一直走就走下来了!”是啊,贺老师是真心喜欢老师这个职业,从中,她体会到了自己的价值,更从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快乐,这份热爱就是坚持的动力!

三个孩子

在贺老师从教的这些年中,三个孩子给她的印象最深刻,其中,第一个是难忘,第二个是震撼,而第三个却是遗憾。

第一个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就被学校推来推去,转到贺老师这个学校的时候,他就对自己身边的小孩说:“我长大了要杀7个人”,把这7个人都排了序地说出来,而最后一个要杀的就是贺老师。这样一个孩子,老师们联名要校长开除他,谁都不愿以要他,而当时的贺老师没有说话。回家后,贺老师饭也吃不下,她几乎一夜没睡,满脑子都是这个孩子,她想:这个孩子要是这样走下去,最后一定会成为社会的垃圾,真杀人也说不定,她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管。就这样,年轻的贺老师向校长提出,要接这个孩子,还说最后不成功的话,甘愿接受校长的处罚。得到允许后,贺老师慢慢地和这个男孩接触,发现他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孩子,第一天,贺老师鼓励他,你回家能够把这三道题做了,我明天就表扬你,结果回家他真的老老实实地做完了3道题(当时学生是要做10道题的)。第二天,老师又鼓励他:“今天你要是能做5道题就更棒了!”男孩儿又听了老师的话,就这样在贺老师的帮助和鼓励下,男孩一点点地改变,学习成绩也慢慢变好,最后考上了重点高中。

第二个孩子是一个女孩儿,说到她,老师首先问我:“你见过智商38的孩子吗?”我摇摇头,她说:“智商38的孩子,坐在那里连围在她身边有几个人都不知道,目光永远都是呆滞的。”我心中猛地一颤,继续听老师讲:“这个孩子我在刚带的时候知道她的智商不高,但不知道到底有多低,然后一个学期过后,有一天,校长绷着脸带着几个人进了班,冷冷地把女孩儿叫出来,又过了好一会儿,女孩儿先回来了,校长再出来时却是笑着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校长怀疑我对这个孩子作弊,这个孩子的智商只有38,而她这学期的期末数学成绩却考了95分,直至校长把她带出去出了4道思考题,她都很快地做出来,校长才相信了这一切。”贺老师每天晚上都给这个女孩补课,有时候连自己孩子的晚饭都没有时间做,就这样,女孩一点点地进步,一点点地提升。贺老师说,当时的她很震撼,她没想到女孩的智商会有这么低,同时更没想到,自己最后会改变这个女孩。是的,贺老师又拯救了一个孩子。

第三个孩子呢,贺老师至今都对他抱有遗憾,常常还会想起他来。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一个木匠,母亲又嫁给别人了,家中很穷,冬天常常只穿个露着脚跟的鞋子,但是这个孩子的天分很好,虽然他平时都不怎么做作业,考试却每次都考得不错,贺老师从同学口中了解到了他家里的情况,就萌生了资助他上学的念头,有一次就试探地对他说:“要不你以后就跟着我吧!”结果第二天这个孩子就没再上学了,老师心里很后悔是不是自己的话说得有些不合适呢?让这个孩子猛地感到别人对他的好,有些不适应?因为之后老师就调到北京了,也没有再回去找这个孩子,于是,这件事就成为了老师心中的一个结。

贺老师就是这样一个爱学生更胜于爱自己的人,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有时候为了康复自闭症儿童,想训练的方案会一整夜都睡不着觉。有时候我就会感叹,贺老师真是一位负责的好老师。贺老师和学生们的关系处得很好,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有一颗爱学生的心,还因为她独特的教学方法,贺老师提倡的是鼓励式的教学,主张换位思考,在备课的时候,她会尽力把学生可能会问到的问题都想到,还在四川当老师的时候,一节课45分钟,她会准备1个半小时,牺牲了很多休息的时间。她带过的学生对学习都很有自觉性,自学能力很强。一次贺老师因故外出没法上课,学生们就很自觉地听老师的话,让班长上去讲课,小学生就能自己上去讲课,听到这点,我真的很诧异,也更佩服老师的教学方法。

那些星星的孩子

自闭症儿童被称为“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常常不能为地球人所理解,他们不信任自己周围的人,很敏感,将自己封闭在小小的空间不和外界接触,自闭症在世界上被认为是不能治好的病症,然而在贺老师这里,却成功的让一个又一个自闭症儿童回归社会走入校园,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


贺老师说,在还没有自闭症这个名词的时候她就在康复训练自闭症儿童了,当时被称为“弱智”、“个别儿童”等等,数一数,大概治好的将近有30多个孩子了,老师说:“这是在做一件积德的事情啊!”康复这些孩子,需要有极强的爱心和耐心,更要有巧妙的方法,现在有很多自闭症的治疗机构,但是他们只是仅仅停留在培养表面的技能,十分浅显,那么多的口肌训练,难道自闭症不说话只是嘴出了问题吗,相应的脑区没有记得开发,不具备组织语言的能力和意愿,解决的仅仅是发音,贺老师追求的并不仅仅是这些,她是要孩子在将来能和正常人一样,能够融入社会,进入校园,自力更生。贺老师举了一个孩子的例子,这个孩子家长第一次带来机构的时候见到男老师就叫“爸爸”,见到女老师就叫“妈妈”,贺老师就问家长:“是卡片教出来的吧?”又问道:“认识真的香蕉吗?”家长说:“认识”,贺老师又问:“那剥开的香蕉呢?”家长说:“孩子会认成玉米”。贺老师跟我说这就是刻板教学,孩子对所学事物不理解造成的。

说到方法,我真的很惊异,因为作为她的助教,从表面上看到的仅仅是老师陪着孩子在屋中自由地玩耍,然而仅仅是这样,孩子们的进步确是飞速的,这点连家长都感到难以置信。当问及老师的方法时,老师说这是一种“无为”的治疗,秉承着人本主义心理学的指导思想,一定要以孩子为中心,课程的内容、难度、进度,都要以孩子的喜好和接受能力进行个性化的调整,因为整个自闭症谱系中每一例都不同,有各自的特点,而且这些孩子本身就刻板,如果一味的以老师、教材为中心,那就是用刻板去教刻板的孩子,只会越来越刻板。贺老师每天一直在琢磨怎样才能让孩子更好,不断进化升级课程,于细微处去改变孩子,因为自闭症儿童很敏感,只有让他感觉不到的治疗才是有效的。总的来说,这种方法是微妙的,老师边说边在细细地回味和回想。但我认为,这才是一种无声的智慧,看上去虽无为,却十分深奥有效。

感悟

在老师的身边,我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每天我都被老师对学生的爱和对教育的热忱深深感染着,从她身上我不仅仅学会了教学的一些方法和技巧,更学会了自觉和奋斗,学会了爱孩子的那份责任,学会了怎样让自己的生命更有意义。
贺老师常常用格言来鼓舞自己,一个是保尔柯察金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那一段著名的话,一个是牛顿的“如果说我比别人看得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了巨人的肩上”等等,教育也好、心理也罢一定不能学死了,要博采众长的同时与实际经验相结合。从中我看到一个奋斗的她,一个坚强而不服输的她,一个做事全力以赴的她,一个谦逊而好学的她,因为有了这些格言,她要求自己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有意义的, 因此她不会常常抱怨命运的不公,人事无法改变,自身却是可以调节的,改变自己能改变的才是真正的智慧。现在的贺老师总说年轻时候的自己傻,总是去干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事事都不计较,也不居功耀德,但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经历了更多,得到了别人得不到的经验,同样是教10年的书,也许贺老师得到的比别人教二十年的还要多,她一直在不断追寻,不断向上,没有停息,虽然已经年过六十,但在我看来,此时的贺老师连三十岁都不到,永远是那么年轻和朝气蓬勃,对生活充满激情,把满腔的热忱都投入到教育中去。

这就是贺老师,用教育点亮了自己,更照亮了他人!

 


电话咨询